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对外所负债务的认定 ——原告贾某被告金某、尹某民间借贷案

作者:李旭莹  发布时间:2015-05-26 15:18:21


(基本案情)

    2010年4月11日,原告在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沈阳市某支行取出10万元现金。当日,同去的被告金某拨打报警电话,沈阳市公安局于洪分局莫派出所出具《报警情况登记表》,载明报警人说要护送款,民警到现场后将其送到目的地。当日,被告金某将该10万元存入其中信银行沈阳某分行的个人账户中。该笔欠款被告金某及被告尹某至今未还。

    另查明,原告贾某与被告金某系母子关系,被告金某与被告尹某系夫妻关系。

(案件焦点)

    1、原告的行为是否构成赠与;2、如构成借款关系,则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法院裁判要旨)

    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保护,本案原、被告之间的借贷关系成立,原告据证主张权利,理由正当,本院予以支持。被告金某与被告尹某未履行合同的义务,属民事违约行为,就此应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关于被告尹某主张该10万元是赠与,即使是借款,该10万元也没有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是被告金某的个人债务。本院认为,原告没有赠与的意思表示,被告金某也承认该10万元是借款,因原告与被告金某系母子关系,虽然没有书写欠条、借据等,但该10万元应认定为借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结合本案,被告金某与被告尹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内,被告金某以个人名义向原告借款10万元,应当认定为二被告的夫妻共同债务。且被告尹某无证据证明原告与被告金某明确约定该10万元为被告金某的个人债务,二被告亦未约定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各自所有,故该10万元借款二被告应当共同偿还。

    沈阳市于洪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八十五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借贷案件的若干意见》第六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金某与被告尹某自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共同给付原告贾某借款人民币10万元;

    二、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法官后语)

    夫妻共同债务是指夫妻双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双方为维持共同生活的需要,或出于为共同生活目的从事经营活动所负的债务。本案处理重点主要在于对夫妻共同债务的理解。《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对夫妻共同债务进行了规定,但该规定过于原则、简单。

    具体到本案,原告贾某与被告金某系母子关系,由于在现实生活中,亲属之间因身份关系往往产生较强的信任,故在借款交付时欠缺保留凭证的意识,甚至连借条等都没有出具。故鉴于本案当事人关系的特殊性,本院对于借款交付的审查不宜过于苛刻,且本案原告贾某提供了账户交易明细、报警情况登记表等证据证明借款事实的存在,故本院排除了虚构债务的合理怀疑。对于主张夫妻共同债务的债权人或主张系夫妻共同债务的一方当事人应举证证明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家庭投资,并符合理性第三人的判断标准。本案在庭审中被告金某称该笔借款用于购置一台轿车及被告尹某住院生产,被告尹某承认购置轿车一事,但认为该车其没有使用过,故该借款不应为夫妻共同债务,本院认为,即使被告尹某未使用过该车,但购置轿车属于家庭投资,是为了夫妻共同生活,属于二被告的夫妻共同财产,故该笔欠款属于二被告的夫妻共同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实践中常出现形式上为夫妻共同债务,但经进一步审查后发现该债务为非法债务,如在赌场等场所产生的借款,则法院不能予以保护。另外,如存在借款期间已分居或夫妻有充足存款并非用于夫妻共同生活或家庭投资,则应作为是否构成夫妻共同债务的考虑因素。

第1页  共1页

文章出处:民三庭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